当前位置:百花争妍健康白血病女孩眼神打动医生 有70%的希望可以治愈
白血病女孩眼神打动医生 有70%的希望可以治愈
2022-06-22

孩子的白血病问题,也是一家比较贫困的家庭。8月10日下午,前一天刚刚做了骨髓穿刺检查,昕昕一直在说腰痛,难受想吐,昕昕爸爸贾志强小心地给她揉着。这是罹患急性髓系白血病的昕昕,接受第二个化疗疗程的最后一天,如果顺利,11日,昕昕就可以暂时出院。

此时,西宁联勤保障中心成都总医院(原成都军区总医院)造血干细胞移植中心主任刘芳,一边照看着昕昕的病情,一边担心地看着为昕昕发起的医药费爱心筹款,距离筹款目标,还差了一半。这一切,源于一个多月前,昕昕父母在得知需要巨额的医药费用后,因家庭经济实在困难,差点放弃治疗时,刘芳向他们伸出了援手:“把孩子带回来,钱我们筹。”

脸带伤疤的男人突然造访求助:“我的女儿得了白血病”

第一次和昕昕家人打照面,是昕昕爸爸贾志强带着昕昕患有白血病的初步检查结果,直接在病房里“拦截”了查房的刘芳主任。“按照规定,患者咨询应该挂号去门诊,病房的医生也有繁重的工作。”刘芳说,但当她转头看到贾志强头上一道非常深且长的开颅手术的刀疤,心里“咯噔”了一下,动了恻隐之心的刘芳不忍心拒绝他。

生病的是贾志强14岁的女儿昕昕,在外院检查时,已经初步诊断是白血病,需要尽快入院。“我刚开始以为,他们找我,是希望尽快找到床位治疗。”刘芳说,但当她问遍了所有管床医生,都没有空余床位。刘芳只得让家属尽快完善其他的检查,并留下电话,有床位后会第一时间通知。但两天后,医院通知入院,家长却拒绝了。

6月26日,昕昕一家三口到刘芳的门诊看结果,这也是刘芳第一次见到昕昕。“当时他们走进来,我注意到,小姑娘眼睛里有着很期待的光。”刘芳说,这让自己印象深刻,那双眼睛好像是在期盼地等着刘芳告诉她是误诊,或者病不严重,但刘芳看过检查报告,很遗憾地告知,昕昕的确是高危型白血病,必须接受移植。

“我告诉家长,虽然孩子是白血病,但是只要好好治疗,前期化疗后再做骨髓移植,有70%的希望可以治愈,不过医药费最保守也要花50万。”刘芳说,当自己说完这句话后,昕昕眼睛里的光没有了,溢出了眼泪。

刘芳观察到父母为难的表情,再次告诉他们可以治好,可是家长告诉刘芳,口袋里只有一万块钱。“我说,钱可以想办法,可以找民政部门、红十字会、慈善机构,但是病不能耽误,再多耽误几天,娃娃就没了!”

刘芳一边安慰,一边给昕昕开了入院证,因为昕昕的病情已经耽误了20多天,刘芳还特别在入院证上注明了“加急”二字。当天晚上,在食堂吃过饭,原本应该回移植中心值班的刘芳总觉得放心不下,特意绕路去了普通血液病区,值班医生告诉她,尽管劝说了半天,但是孩子仍然没能入院,家长带回家了。

担心人财两空 家长将孩子带回家

医生:带孩子回来 钱我们来筹

刘芳说,当时自己心里很复杂,想起了昕昕那双眼睛。孩子原本是有很大机会活下来的,难道要因为家境困难而放弃治疗?刘芳在微博上,私信了此前有过联系但从未谋面的上海一家公益组织负责人,介绍了昕昕的情况,原本只是抱着试一试心态,没想到,不到一分钟,对方回复了一个字,“帮”。

随即,刘芳从入院登记信息上找到了昕昕妈妈邓世艳的电话,让家长先把孩子带回来,治疗费会帮忙想办法。但让刘芳感到意外的是,邓世艳并没有喜出望外,语气中是犹豫,表示自己做不了主,要跟孩子爸爸商量下。但等了几个小时,刘芳没有得到回复,晚上9点多,再拨打过去,邓世艳问了刘芳两个问题,“即使有筹款,我们需要花多少钱?”“你有把握(治愈孩子)吗?”刘芳愣住了。“没有哪个医生能承诺有100%的把握。”刘芳说,自己当时还有些生气,但她知道,家长也是怕人财两空。

“我告诉家长,虽然孩子是白血病,但是只要好好治疗,前期化疗后再做骨髓移植,有70%的希望可以治愈,不过医药费最保守也要花50万。”刘芳说,当自己说完这句话后,昕昕眼睛里的光没有了,溢出了眼泪。

刘芳观察到父母为难的表情,再次告诉他们可以治好,可是家长告诉刘芳,口袋里只有一万块钱。“我说,钱可以想办法,可以找民政部门、红十字会、慈善机构,但是病不能耽误,再多耽误几天,娃娃就没了!”

刘芳一边安慰,一边给昕昕开了入院证,因为昕昕的病情已经耽误了20多天,刘芳还特别在入院证上注明了“加急”二字。当天晚上,在食堂吃过饭,原本应该回移植中心值班的刘芳总觉得放心不下,特意绕路去了普通血液病区,值班医生告诉她,尽管劝说了半天,但是孩子仍然没能入院,家长带回家了。

担心人财两空 家长将孩子带回家

医生:带孩子回来 钱我们来筹

刘芳说,当时自己心里很复杂,想起了昕昕那双眼睛。孩子原本是有很大机会活下来的,难道要因为家境困难而放弃治疗?刘芳在微博上,私信了此前有过联系但从未谋面的上海一家公益组织负责人,介绍了昕昕的情况,原本只是抱着试一试心态,没想到,不到一分钟,对方回复了一个字,“帮”。

随即,刘芳从入院登记信息上找到了昕昕妈妈邓世艳的电话,让家长先把孩子带回来,治疗费会帮忙想办法。但让刘芳感到意外的是,邓世艳并没有喜出望外,语气中是犹豫,表示自己做不了主,要跟孩子爸爸商量下。但等了几个小时,刘芳没有得到回复,晚上9点多,再拨打过去,邓世艳问了刘芳两个问题,“即使有筹款,我们需要花多少钱?”“你有把握(治愈孩子)吗?”刘芳愣住了。“没有哪个医生能承诺有100%的把握。”刘芳说,自己当时还有些生气,但她知道,家长也是怕人财两空。

第二天早上,一晚上没睡踏实的刘芳得到上海公益组织的反馈后,再次给家长发去了短信:“先带孩子回来,不让你们花钱。”邓世艳给刘芳回了电话,纠结了一晚上,他们也决定了,带孩子回医院。

此时的昕昕,颌面部已经长有包块,非常疼痛,舌头因为肿瘤压迫,也歪斜着,还发着烧。刘芳很快地安排昕昕接受化疗,并且向医药公司求助,医药公司愿意赞助昕昕2个月靶向药物,解了燃眉之急。

懂事的孩子 满腿青紫还试图瞒住父母

得知花费巨大 哭闹不愿治疗

邓世艳告诉成都商报记者,带着昕昕去门诊看结果那天,得知自己生病,需要花费巨额的医药费,懂事的昕昕哭闹着不愿意住院,谁也抱不住。邓世艳和丈夫得知昕昕的病要花百十来万,还不一定救得了,何况家里连10万块都拿不出来,医药费从哪里来?第一次去医院,夫妻俩带了1万元,检查就花了七八千,第二次也只带了1万元左右。“那天晚上,她爸说不该带孩子回来,哪怕先住院,实在没得办法了再说。”邓世艳说,那是心里都迈不过(放弃治疗)的坎。

“真的没有想到,刘主任会打电话来。”邓世艳说,尽管刘主任表示帮孩子筹款,但自己也很清楚,谁都不知道能筹到多少钱,主要还是得靠自己家里想办法,所以她问刘主任,自己需要准备多少?孩子能治愈的机会有多大?

另外,让邓世艳夫妻俩心碎的是,虽然只有14岁,但昕昕格外敏感,得知自己得的是白血病,昕昕拒绝住院治疗,“我问她知不知道自己什么病,她说晓得,白血病。”邓世艳又问昕昕,知不知道不治会怎么样,昕昕回答说,“会死。”

邓世艳说,发现昕昕生病,是因为昕昕满腿出现了青紫。念初一的昕昕每周只回家一天半,每次回家都忙着做作业,和父母交流的机会很少。天气热了,昕昕穿裙子露腿,邓世艳才发现了不对劲。向老师请假时,老师告诉邓世艳,之前就发现了昕昕腿上青紫,原本是要通知家长的,但昕昕拦着不让,说妈妈已经知道了,会带自己去看病的。

“(昕昕)特别懂事,刚上学的时候给她学校的卡充值50元,到现在还剩30多元。”邓世艳说。在2013年,作为家中顶梁柱的贾志强因为意外摔伤,做了开颅手术,也花费了十余万医药费,原本是厨师的贾志强失去了工作,直到去年才在一家广告公司找到安装广告牌的活,每个月能挣2000元左右。贾志强的母亲去世,父亲智力不足,要照顾昕昕和小儿子的邓世艳也一直没能工作。“家里种了地,勉强够生活。”邓世艳说,家里也是村上的建档立卡贫困户。

现状

两次化疗效果很好准备移植 医药费筹款缺口还差25万

入院后,昕昕接受了化疗,病情很快得到了缓解,精神状态也有所好转,眼睛里活泼的光又回来了。但入院时,昕昕父母缴纳的5000元很快就没有了,刘芳有些着急,再次联系了公益组织。7月2日,上海大树公益服务支持中心为昕昕转来了第一笔善款——1万元的紧急救助金。

7月11日,为昕昕发起的爱心筹款上线了。上海大树公益服务支持中心执行长姚华告诉成都商报记者,中心与有国家认可的公募资质的上海仁德基金会在腾讯公益立项,设定筹款目标为52万余,截至10日,已筹款25万余。同时,刘芳在自己的微博、朋友圈转发了帮助昕昕的故事,也有微博打赏金以及爱心人士转来捐款。

“现在是第二个化疗疗程。”刘芳说,昕昕的状态很好,目前也和爸爸配型成功,只要达到移植条件,就可以进行移植。

母亲邓世艳在病房中照顾着昕昕

但祸不单行。7月19日,邓世艳回出租屋给孩子做饭,因为下着大雨,打着伞还提着东西的邓世艳没有注意到,自己的背包何时被人打开,再回到医院病房,就发现好不容易四处借来的1.3万元救命钱不见了。

10日下午,病床上的昕昕坐着,不时想吐,说头痛、腰痛,在爸爸妈妈的揉捏下哼哼唧唧地撒着娇。昕昕戴着遮住半张脸的口罩,因为化疗而剃光头发,但是她水汪汪的眼睛里,透着光亮。当记者问为什么不愿意住院,昕昕说,(确诊时)马上要考试了。是不是因为担心生病要花很多钱?昕昕轻轻地“嗯”了一声。

百花争妍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 QQ号:1162063247  技术:建站养米
//文章网站 //统计代码